点击关闭

专辑新京-有的时候我会看到很多人会写很真诚的话

  • 时间:

【林高远战胜樊振东】

周深:其實相對從前,我現在已經很少刷了,因為歌迷老讓我離他們生活遠一點(笑),但是有的時候我會看到很多人會寫很真誠的話,這是最珍貴的東西,我也會在他們身上看到我自己。(記者 楊暢)

周深:其實我剛出道的時候,私底下話也很多,只是我公式。現在我也公式,但是可能對“安全感”的感知有一定變化。以前我會覺得,有些話別人會不會不太喜歡聽,但現在我覺得,向大家展示一下真實的我似乎也沒有什麼問題,只要不讓別人感覺到不舒服就好了,這是我的一個小小宗旨。

新京報:所以青峰對你來說是位挺重要的人。

周深:會!所以直到現在我就收到了一兩首歌……我覺得第一張專輯就是告訴大家周深是什麼樣子的,後面會開始告訴大家周深有什麼可能,所以第二張壓力很大。創作的話,其實有,但寫完之後發現,歌真的是難寫啊(笑)!所以我就不停地寫,不停地感慨真的難寫,然後一直沒有成功。這五年只發了一首自己寫的歌,那首歌還是四年前寫的。

周深:我覺得,做專輯就是回到“周深”,我會來告訴你周深是一個什麼樣的歌手,而唱OST就是去體驗別人的生活了。以劇中角色的感情去唱他們的故事,我也覺得特別開心,再者,總有人沒有聽過我的聲音吧,也總有一部劇可以讓更多的人聽到我的聲音,所以我會覺得,我在其中才是最受益的那個人,這些OST和專輯一樣都是我重要的作品。

周深:慢慢在改善很多。因為之前搜自己的時候,我都會看到人說“什麼?這人是個男的?”但是我很能理解,這是一個正常的輿論。後來我發現有人慢慢開始說“周深唱歌真好聽”,好像大家已經開始接納我了,這讓我覺得很奢求,也覺得這麼多年的堅持也很值得。

新京報:關於音色的問題,大概困擾了你多長時間?

北京工人體育館,一向是歌壇新人向大眾歌手成長路上的必經地標。在2019年11月9日,又將有一位男歌手來此“打卡”,他就是——周深。

新京報:之前說過演唱會每次上臺前都緊張到手抖,現在這種緊張緩解了一些嗎?你的壓力一般來自於哪裡?

自2014年在《中國好聲音》第三季以婉轉空靈的音色和唱功驚艷眾人後,周深正式開啟了他的演藝道路。出道5年裡,他不僅發行了首張個人專輯《深的深》,舉辦了首輪個人巡演“深空間”,同時,他也因極具故事感的聲音表達,而成為諸多影視劇主題曲與推廣曲名副其實的寵兒。從《大魚海棠》、《繡春刀·修羅戰場》、《大護法》,到最近上映的《誅仙Ⅰ》、《羅小黑戰記》等,周深至今已為數十部影視劇作品獻聲。

演唱會從沒想過能開個唱新京報:去年公佈首輪“深空間”巡演的時候,你使用了“居然”這個形容詞。這次將走過北京、上海、成都等7個城市,準備用什麼詞語來形容“C-929星球”這個“首次個人大型巡演”?

新京報:你總是在微博上回覆很多歌迷,每天泡在網上的時間大概有多少?

周深:初中的時候其實我就很喜歡唱歌,但是恰恰那個時候最不敢唱,因為一唱就會被其他班的同學笑。但是有一次我在電視上聽見了蘇打綠在唱《小情歌》,那個時候我突然發現,原來也是有男生擁有這樣的音色的,後來我就開始回家對著電腦唱了。其實在網上唱歌,支持我們的人也挺多的,我可是初代網紅呢(驕傲狀),但那個時候直播都不露臉,不賺錢,其實不太紅。

周深:慢慢地好轉了很多。其實我很喜歡唱歌,但是之前每次上臺對我來說都是煎熬,我會覺得坐著也不對,站著也不對,唱的聲音也不對,手怎麼放都不對,沒有辦法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呈現給那些想來看我的人們。後來我問過一位前輩怎樣才能不緊張?他就說:多上臺就好了。其實他說得特別對,我覺得我好像從《蒙面唱將猜猜猜》之後,真的有信心大增,慢慢開始找到了享受舞臺的感覺,也覺得自己開始對得起大家的愛了。

高曉松曾表示,周深有一種介於童聲和女聲之間的魔音,他是一個人的唱詩班。在此次巡演發佈會舉行之後,新京報記者終於見到了這位歌壇“魔音”——“話癆”本質的他,並不避諱坦白“演唱會無法讓所有人滿意”的擔心,但他也透露自己將首次挑戰唱跳,並真誠表示:“我們都會拼盡全力,呈現一個精彩的舞臺。”

二專壓力大於第一張專輯新京報:你曾經為許多部熱門影視劇演唱過主題曲/推廣曲,在接到這些工作時你會糾結嗎?會不會希望留出更多時間來籌備自己的專輯?

周深:對呀,而且他那麼有才,唱歌好聽,寫歌也寫得非常好,又那麼會說話,羡慕死了。

周深:當時用“居然”是因為我沒想過自己能開演唱會,也從來沒有想過,有一天有很多人會為了“周深”這個名字去花錢買票。之前每次去拼盤演出,我都覺得下麵那麼多人肯定是為其他歌手而去的,我去唱歌就特別沒有壓力,但演唱會就不一樣了。所以這輪巡演,我覺得是一個特別大的意外收穫,也是我的榮幸。

新京報:首張專輯《深的深》有高曉松、錢雷、尹約等大咖加持,做第二張專輯的壓力是否會很大?自己最近有在創作歌曲嗎?

新京報:剛出道時,你給大家的印象比較害羞,所以是怎樣成長為今天這位“話癆男孩”的?你覺得身處娛樂圈對你的性格有哪些塑造?

音色吳青峰讓我敢再唱歌新京報:在《蒙面》揭面的時候,你說過“為什麼不能以歌識人?為什麼一定要戴有色眼鏡看人?”現在心中這個疑問得到解答了嗎?